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这几日,李海棠没有消息,可急坏了众人,阮平之被萧陵川所救,没少跟着操心。

    这会儿,见人回来了,阮平之拉着张如意,退后一步,想必萧母还有话要说,他们晚些时候再过来。

    张如意拉着小五子,一脸不舍,一步三回头地走开。

    人都离开后,李海棠明显轻松许多,抱着小儿子,给自家野人夫君看。

    小娃真是一天一个样儿,前几日,还是皱巴巴的,红红的小猴子,这会儿满月,长开了,白胖胖,一点不闹人。

    “夫人,您身上咋这么凉?”

    大热天的,李海棠皮肤很凉,小包子有些不舒服,不安地扭动,被于嬷嬷接手,抱了过去。

    皮球和豆包不一样,不哭不闹,眼神灵动,看人偶尔咧着小嘴儿,看起来心情很好,夜里乖乖睡觉,几乎一夜好眠。

    萧母带着皮球,总是念叨,还是不懂事的小娃子好,爹娘都不在,或许有危险,还能这么无忧无虑。

    对比皮球,小豆包似乎一夜之间就长大了,不但不玩闹,还主动要求看书认字。

    每日起床后,板着小脸儿,有点他爹萧陵川面瘫脸的征兆。

    和萧母诚恳认错以后,李海棠在偏厅找一圈儿,最后,在凳子后面,找到隐藏身形的豆包。

    她上前几步,蹲下身子,耐心地道,“豆包,你想不想娘?”

    不过离开十几日,就好像过半辈子那么久远,李海棠回到庄子上,竟然对一切感觉到陌生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想。”

    豆包咬着嘴唇,摇摇头,黑葡萄的大眼睛溢满眼泪,却倔强地不让眼泪流下来。

    祖母和下人说话,基本不背着他,都以为他小,听不懂话。

    爹娘去做了很危险的事,很有可能,再也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豆包不敢想象自己再也见不到爹娘的日子,他喜欢听娘碎碎念,喜欢听爹爹讲故事,还想骑大马,吃好吃的。

    这些曾经的幸福,再也不属于他。

    他才两岁多,以后长大了,娶亲生子,是不是再也想不起他爱的爹娘的模样了?

    每每这么想着,豆包就很难受,夜里,他偷偷一个人跑到大树下张望,希望能看到爹娘的身影。

    日日夜夜,从白天到晚上,却等不到爹娘回来。

    豆包越来越沉默,因为有弟弟在,萧母的注意力都在小皮球身上,难免对他有些忽略。

    现在,爹娘回来了。

    在听到于嬷嬷送消息的时候,豆包快速地跑到村口的大树下,先是狂喜,而后,又一阵失落。

    他们都不要他了,他为什么要想念爹娘?

    所以,不想,就算想,也不要告诉他们。

    面对豆包的别扭,李海棠挑眉,和萧陵川对视一眼,夫妻俩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小皮球不懂事,软萌的,很好糊弄,说不得都不认识她这个娘,可是豆包却不一样,从小就是个聪明的孩子。

    她心里暗暗叹息一声,强行把小包子搂在怀里,感觉到豆包的挣扎,心里苦涩。

    “豆包,你真的不想娘吗?”

    此行的凶险,只有她自己知道。没有野兽,可却要面临恶劣的气候,就算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