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藏宝地,地点太过隐秘,季秋来家里好几次了,也没发现有这么个隐秘地点,也难怪萧陵川放心,把自己所有老底儿,都藏在这么个地方。

    门口的铁门上,灰尘整齐的覆盖上面,可见一直没有人来过。

    李海棠用湿毛巾捂住口鼻,咳嗽两声,等着自家野人夫君打开铁门,她拎着一盏灯笼,率先而入。

    进入密室中,地上散落着七七八八的盒子,她眼尖地发现,其中靠近角落的,是她当年煞有其事,藏起来的宝贝。

    当时初到大齐,自己还没见过世面,金银之物,对李海棠来说,都是打着灯笼找不到的好物件,生怕被小贼偷了去。

    如今见过太多的奇珍异宝,这些小物件,她也就不是那么的在意了。

    藏宝地的金银不多,多半是书画,瓷器,散落在地的东珠,玉佩的摆件,屏风等物,有些年头太久,保存不够完好,都已经有褪色的征兆。

    李海棠心疼啊,这些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!萧陵川站在一旁,见自家娘子一会儿抱着箱子,一会儿抱着卷轴,喃喃自语,表情一会儿哭,一会儿笑,又恨不得把眼前的东西吞下去的模样,他清了清嗓子,道,“娘子

    ,这些都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钥匙一直在李海棠手里,她点头,就因为是她的,看见宝贝有损伤,她才心痛啊!毕竟都是自己的东西!

    她现在是有儿子的人,将来还得给儿媳娶媳妇,总得拿得出上台面的东西做聘礼。

    豆包现在还小,要娶媳妇,说不得过个十来年,这些字画,还能保存那个时候?

    今时不同往日,有钱没必要躲藏,她准备把不好保存,容易发霉的字画,送到专门的铺子,重新裱起来修复。

    “时间太快,或许一晃,豆包就娶亲了。”

    萧陵川对钱财不感兴趣,点点头附和自家娘子的话,想到儿子小大人的模样,内心不觉变得柔软。

    豆包说,他将来要找个孝顺的媳妇,和他一起,孝顺爹娘。

    但是一个人,到底是有些思虑不周的地方,所以,他决定多娶几个回家。

    李海棠无语望天,小包子之前和方芍药家的糖包保证,自己要娶十个媳妇,因为人多热闹,可以陪着他玩闹。

    从京都回到北地,李海棠不着痕迹地教育豆包,娶太多的媳妇,容易后院起火,打起来反而不美。沿途,一行人刚好遇见富商带着正妻和小妾搬家,因为琐事,三更半夜,在客栈吵闹到不可开交,后来更是大打出手,富商见不好收场,赶紧去劝说,被愤怒的女子们抓

    了满脸花。

    豆包睡眼惺忪地看着这一幕,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李海棠趁机教育儿子,人多心思也多,最好是能找一个好生养的媳妇儿传宗接代,夫妻恩爱。

    当时,豆包打了个呵欠,软软地道,“娘,爹说男子汉得有本事,管得住自己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萧陵川,你还和豆包说这个?”

    李海棠突然想起来,当时她找自家野人夫君算账,被萧陵川找个借口岔过去了,第二日一行人忙着赶路,再加上生产后她的记性不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