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每次和豆包闲聊之后,李海棠都有点怀疑人生,做娘难啊,做豆包的娘,更难。

    李海棠深呼吸,调整情绪,突然有一种被儿子抛弃的感觉咋办?都说儿大不由娘,她家豆包才八岁啊!

    “娘子,咱们要知足。”

    萧陵川晃了晃手里的册子,以此来安慰李海棠。

    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,他们总觉得豆包难教,可凡事都得往好的方面想。至少豆包懂得礼仪,不会随便的恶搞,进爹娘的屋子乱翻东西。然而,季秋家的胖小子,当年老老实实,虎头虎脑的,听话可爱,现在开始慢慢懂事了,就开始招猫逗狗,时不时地下山找村里的娃子,和他们一起疯跑,拉着女娃的小

    辫子,看到她们要哭,回家告状,这才窃喜,总感觉自己完成一件大事。

    好吧,这么对比,豆包要老成的多了。

    人家胖小子还在调皮捣蛋的阶段,以欺负女娃为乐趣,反观自家豆包,已经能够熟稔的泡妞儿。

    这方面,萧陵川和李海棠没给他任何启蒙,夫妻俩也搞不懂,豆包是怎么开窍的,或许,孩子的心,都是很单纯的,夫妻俩想的太污?

    “过几日三三小丫头生辰,豆包准备了礼物,和我这个做娘的保密。”

    李海棠心里难免有些许的不平衡,儿子还未曾长大成人,就和她这个做娘的生分,她的地位,还不如一个小丫头重要。

    她说不准自己心里为何酸溜溜的,许是失落还有拈酸吃醋,好歹豆包,也是她辛苦生下的,身上掉的肉。李海棠还没当婆婆,就开始理解那些喜欢磋磨儿媳的恶婆婆了,毕竟生养长大的儿子,还没来得及孝顺亲娘,转而又对媳妇掏心掏肺,心里着实有点不平衡,她只能努力

    说服自己。

    不想开点,还能怎么样呢?以后儿子娶十个媳妇,再生一堆小包子,若是她的房间很小,得挤得满满登登的。

    李海棠闭上眼睛,脑海里是屋内人满为患的样子,外加小包子伸着小手,让她这个做祖母的抱抱,呼啦一下,豆包的十几个小娃上来争宠,她被压得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“等给小丫头过了生辰,我就把豆包送走。”

    为了让娘子舒心,萧陵川已经给儿子选择一条艰难的路。

    现在的师傅,已经不能满足豆包的求知欲,所以,既然儿子对习武痴迷,还不如,专门习武,地点,他已经想好了。

    “在哪里?”

    豆包要离开家里,李海棠心里又空了,但是反复思量,她还是觉得把儿子送走是好事。

    “就在白山,玉家秘地。”

    萧陵川面色柔和,说出的话凉飕飕的,“黑水不错,让豆包下去体验体验。”

    李海棠抽了抽嘴角,不禁发抖,黑水多痛苦,她能现身说法,估计儿子下去,再出来娘都不认识。

    但是听野人夫君说起黑水的好处,包括她自身体质,的确是有了很大程度的改善,若是让豆包下去,未尝不是坏事。

    吃的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。

    “夫君,我突然想起一件诡异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李海棠一惊一乍地,拉住萧陵川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