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此为防盗, 订阅超过50%的就能直接看到啦,没超过的等两天吧~  接下来又是好一阵的疯闹, 狐狸崽儿营养不良很多年, 到底还是没能在短短的时间里补充回来, 以至于一不小心被床单裹住, 在刚钻出来的刹那,被人一把抓住后腿, 扯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哈哈, 被我抓住了吧?”越发得意的笑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狐狸崽儿被人从头撸到爪子,浑身的毛炸得更厉害了,可勒住他的手臂跟钳子似的, 而且是早有准备,让他挣扎了好几下才挣开, 而在挣开的过程里又被连续撸了好几次, 简直不要更熟练了——

    愤怒之下,狐狸崽儿对着一大清早就来扰他清梦的亚雌龇牙, 凶相毕露,就好像马上就要攻击过去一样。

    然而这么暴躁的狐狸崽儿, 对上的却是摊平四肢继续压在狐狸窝上的亚雌狡黠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 早上起床来个运动是不是感觉特别舒坦?”居然是单方面地终止了“战斗”。

    狐狸崽儿:“……”

    到底在搞什么鬼,装疯卖傻?

    模模糊糊的记忆里,那个贱人的确是经常装模作样的, 但到底是个贵族家出身的亚雌, 卖的是这个人设吗?而他现在表现出来的这个人设应该并不符合雄性兽人的普遍喜好, 这样还能被勾上的雄性,未免也太重口了。

    心里产生了一些疑惑,狐狸崽儿有点晃神,于是他被对面的亚雌再趁机抓住拖走也就是顺理成章了,再被撸了好几把毛……也是顺理成章。

    狐狸崽儿当然是很快又逃掉了。

    他警惕地离了很远,眯起狭长的狐眼,死死盯着面前的亚雌。

    仔仔细细来回看了好几遍,看见的也还是他死也不会忘记的那张脸,但随着他不断地回忆,总觉得这回见到的时岚跟记忆里的差别很大——似乎并不是他的错觉,也不是他记错,而是真正的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难道这一次的时岚是换了一种方式来掩饰他那副恶毒到极点的心肠?然而如果刨开对这张脸的厌恶,以他这么多年的阅历,居然看不出这亚雌有恶意……是时岚的演技瞒过了他,还是……

    ·

    时淮撸毛撸得心花怒放。

    他就知道多撸撸是可以提升感情的,没看这撸着撸着,狐狸崽儿对他的敌意就不是那么重了吗?而且刚才狐狸崽儿还在他面前发呆了,要知道,野兽可不会在自己敌人的面前失去警惕!

    心里一高兴,时淮就忍不住试探地问道:“男……不,亚岱,今天你跟咱们一起吃早餐吧?”

    狐狸崽儿甩了甩毛。

    时淮慢慢地接近,声音放轻:“亚岱,你知道我吗?按照法律,我是你的正君,结婚登记过的,以后我们俩要相依为命的,所以你不用防备我,我不会伤害你。”

    之后,时淮就发现,狐狸崽儿身上好像没有了昨天看到他时的戾气,心里更开心了。

    果然,跟长毛的结婚了,长毛就归他了。为了撸毛,登记算个啥?

    说着说着,时淮再凑近一些。

    狐狸崽儿没动,时淮的眼睛亮亮的,再再接近……终于,他伸出手,轻轻放在了狐狸崽儿的身体两边。

    还是没动!没躲开!

    时淮的手臂终于合拢,把狐狸崽儿抱起来,一脸的心醉神迷,晕乎乎地往门外走去,嘴里还说着:“今天早上我给你喂饭好不好啊亚岱?不说话就是答应了啊,老管家年纪大了,还辛苦他多不好你说是不是?我跟你说,雅安做的肉排特别好吃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时淮的絮絮叨叨,狐狸崽儿身体虽然还是微微绷着,耳朵却是轻轻颤动,似乎在将时淮说的所有话都收入其中。

    同时,狐狸崽儿心里的疑惑更深了。

   &nb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