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夜里,李海棠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地烙煎饼,闭了一会儿眼睛,她又盯着天花板,就是睡不着。

    儿子才几岁,就知道心疼她这个娘亲,李海棠深感自己的教育水平高超,三岁看老,等以后,豆包也是个孝顺的娃,只是……

    “娘子?”

    萧陵川憋屈一日,本想着让李海棠自己反省一下,谁料,看到自家娘子睡不着,他又有点担忧,忍不住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他才恍然察觉到,自己本来想和娘子冷战,当然,是他自己单方面发起的,而李海棠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“夫君,你也没睡着?”

    李海棠侧身,用手肘支撑着头,又来找自家野人夫君闲聊。

    夫妻俩在一起几乎是形影不离,所以她只能把萧陵川培养成自己的闺蜜一号,偶尔说说心里话。

    萧陵川默然,他睡觉轻,多年养成的习惯,有点风吹草动,就精神,而娘子在床上翻滚,这么大的动静,他能睡着才怪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,我是不是做错了呢?”

    李海棠轻轻地叹息一声,总觉得心里有些许的不舒服。

    萧陵川一听,更加精神了,认识到自己的错误,就是好事。

    都说女子有了儿子后,心思都会转移,他以前还不相信,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种要被遗忘的感觉更甚。

    即便是夫妻俩几乎日日在一起,但是他并不能吸引自家娘子,总觉得被几个小的,抢了那种重视感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萧陵川也很失落,并不是他想和子女计较,而是,他始终觉得,自己应该是李海棠心中最重要的人,任何人都无法超越的存在。

    失落,也是嫉妒心作祟。

    “娘子,常言道,亡羊补牢,为时不晚。”

    萧陵川赶紧补了一句,脑海里跳出一个小人,小人很嘚瑟,翻个白眼,道,“既然知道冷落了夫君,就要改正。”

    反正他男子汉大丈夫,心胸宽广,不会一直计较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哪知道,夫妻俩想要表达的不是一个意思,李海棠听后若有所思,等了一会儿,她才继续说道,“以前我总把豆包当小娃子,现在想想,或许我管教的方式不太对。”

    尤其在钱财上面,李海棠觉得,自己管教的太严格了,总以为,豆包没有大花销。现在看来,她按照老一套的观念,是错误的,至少,豆包应该有自己的小金库,不然的话,儿子总打未来小媳妇的主意,这要是换在现代,就成了吃软饭,这可怎么办才

    好?

    家里不差钱,可以说,家底丰厚。

    这么多银子,也就三个儿女,几辈子都花不完的钱财,用得着去管束?

    只要儿子没养成不好的习惯,买点东西花点钱,都是应该的,自家又不是掏不起。

    萧陵川听到自家娘子的说辞,不动声色,可是内心受到一万点的伤害,他决定,尽早把豆包送走才是!

    似乎是想通了,李海棠一夜好眠,一点没留心旁边的野人夫君睡的如何。

    第二日,李海棠醒来后,意外地见自家野人夫君竟然没起身。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