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刘氏抬着下巴,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。类似这样的夸奖,从李海棠几岁的时候就开始有,刘氏耳朵都要起茧了,她拉着李海棠熟门熟路地进了偏厢的一间房。

    “许婶子,也不瞒你说,我这个侄女是个面嫩的,她娘又没得早,这要出嫁了,却不通晓人事,我这一琢磨,也想不到啥可靠的人。”

    厢房的摆件花花绿绿,让人眼花缭乱,明眼人一看,都不是值钱之物,但是对没见过世面的村里人来说,却是让人耳目一新。

    李海棠刚坐下,听到刘氏所言,如坐针毡,脸色红了红,作为医者,男女之间那点事她都懂,只不过穿越之前,她还对这个没有任何经验。

    “这个倒是我疏忽了。”

    许婆子眨眨眼,暧昧一笑,擦的雪白的脂粉,在满脸的褶子中,有鲜明的沟壑,她用身上的大锁开了箱子,从里面拿出两本小册子。

    “喝茶,海棠啊,喝茶,别拘着,你以后就是员外夫人,可不行带着小家子气。”

    许婆子突然掉转身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在李海棠的脸上揩油,摸着光滑的皮肤嫩出水来,她嘿嘿一笑,“女子都要经历第一夜的苦楚,当然若是男人太横中直撞,就得伤了身子。”

    李海棠没躲开,和吃了苍蝇一般恶心,她眼观鼻,鼻观心,腰板挺直,警觉起来,只要下一秒许婆子有动作,她保证自己能来得及躲闪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咋的!”

    刘氏点点头,深表认同,她也做过新媳妇,洞房花烛夜简直一言难尽,自家男人又不是温柔体贴的,像个愣头青,弄得她走路都有点别扭,直到生了娃,才能摸清男女房事的门道。

    村里人家的闺女,出嫁前一晚都被开蒙,李海棠娘亲不在了,家里也没完整的春宫图,刘氏想到了许婆子。

    她的闺女秋菊比海棠还大一两岁,好吃懒做,眼高手低,到现在也没定下亲事。

    这下卖了李海棠,家里条件好的不是一星半点,秋菊的亲事差不多可以定下,对方家里在镇上有铺子,刘氏想着,自己也在许婆子这边取经,学两手,回去和自家男人试试,然后还能教导闺女通人事,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“老婆子我记得海棠是识字的吧?”

    许婆子打开小册子,李海棠只来得及看到上面的三个大字,“探幽录”。

    “看不懂也没啥事,这不是自带插图,哎呀,真…”

    刘氏想接过来,拿回家细细琢磨,却被许婆子身手挡住,“这个可不能带走,绝版秘籍,一册几十两银子呢!”

    “几十两?”

    刘氏的手一哆嗦,迅速收回,她不由得咂舌,难道每张纸都是银子做的?

    都说书本金贵,一本小册子,足够她不吃不喝攒一辈子了,若是弄坏了,还真的赔不起。

    “恩,上次怡红院里头的姐儿想买,出价五十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许婆子撇嘴,她这大半辈子,没有儿女,就算整日吃香的喝辣的,能花多少?还不如留着做个压箱底,等以后真有那么一天,就带到棺材里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