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深秋时节,天黑的很快,李海棠刚把埋在土里的板栗挖来,山里就黑得几乎伸手不见五指了。

    这年代的野生板栗,没有农药,吃到嘴里香甜,她弄成一小堆儿,用油纸包好,准备到树上解决。

    “吃着野板栗,还能看原始森林夜色,真不错。”

    李海棠自我安慰,这就等于出演真人版恐怖片,一般人活一辈子,都未必有这个经历。

    无论以后的日子多苦,她都要替自己,替原主好好的活下去,照顾好小弟李金琥。

    想到此,李海棠突然觉得自己多了一股力量,人也轻松很多,她刚转身,发现前方的树中间,站着一个挺拔的人影。

    山里没有月亮,只有没来得及灭的零星的火光,树叶随着风摆动,扑簌簌地,那影子高大,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也不晓得来了多久。

    “你,是人是鬼?”

    李海棠闭上眼,一个呼吸间影子还在,不是她眼花,刚自嘲过出演真人版恐怖片,这鬼就来了,要不要这么配合!

    影子没有出声,站在原地,一动没动。

    这下,李海棠反倒不怕了,她前世是救死扶伤的医者,不做亏心事,不怕鬼叫门,只要不是秦家来抓她的就好。

    “喂,你杵在这里干啥,不知道人吓人,吓死人吗?”

    过了良久,影子还是一言不发,李海棠忍不住,走上前去。

    微弱的光亮下,他的脊背很直,粗麻布的衣衫掩饰不住雄浑的肌肉,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。

    他脸部轮廓很深,五官深邃,在眼角处,横着一条长形的疤痕,破坏本应该十分英俊的相貌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李海棠觉得,自己在看一个从战场上归来的将军,不知为何,颇有些被岁月留下的沧桑感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是萧大哥?”

    李海棠恍然大悟,想到村里人都说,山里住着一个野人,看来是此人无疑。

    大齐百姓都喜欢听戏,受风花雪月,才子佳人的故事影响,只有长得斯文俊秀,书生气质,面容白皙干净的,才符合他们对美男子的标准。

    反观,身材高大,一身肌肉的,面容黝黑,五大三粗的,一般都商贩走卒,经常干体力活儿的穷苦人,这种人,被定义为丑男。

    眼前这人,符合丑男的标准,不仅如此,脸上有疤痕破相,果然是丑男中的丑男,难怪村民直接称呼他为野人,可见是多么轻视了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男人的声音暗哑低沉,不仔细听,根本察觉不到他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李海棠张了张嘴,刚想接下句,就见他转过身去,半晌才说一句,“我会负责。”

    “负责,什么?”

    这个姓萧的个性有点古怪,长相嘛,放到现代就是可以做模特的型男,她喜欢的类型。

    李海棠真是搞不懂大齐百姓的审美观,难道涂脂抹粉,拿着一把摇扇装腔作势的娘娘腔,才是所谓的美男子?

    “我无父无母,没有家人,如果你不介意我的长相,我会负责。”

    男人望着远处,沉思片刻,又补充一句,“萧陵川,二十有二。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