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这个时代的一个铜板,和现代一块钱差不多,能买个大肉包子,两个白面馒头,四个糙面馒头,省着点,够小娃一天的口粮了,对于抠门的刘氏而言,是难得的“大手笔”。

    “长得……”

    小柱子抓抓头,突然不知道怎么形容,半天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这娃子,长成啥样你有啥不好说的?”

    刘氏跟着干着急,这一个铜板的辛苦费都花了,总的知道个结果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小巧可爱那种?”

    李海棠觉得,米粮铺子掌柜油水多,既然能请得起丫鬟伺候,总归不会太差,至少是白净的小娘子。

    小柱子摇摇头,表情似乎有点奇怪。

    “那是啥样啊?”

    这下,刘氏更好奇了,而且小柱子去了将近有一刻钟,这么久,肯定能看到新娘子的全貌。

    “俺看到新郎官进新房,所以趴着窗户不敢说话。”

    小柱子有七八岁,对成亲的事有一点点懵懂,他娘说,等他长大,给他娶个十里八村的好看的媳妇。

    “哦?说啥了?”

    刘氏正为一个铜板肉痛,听到此,立刻和打了鸡血一般兴奋,拉着小柱子站到墙根底下,竖着耳朵,循循善诱,“你就学一遍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纤纤,得妻如此,夫复何求!”

    小柱子突然对着刘氏,干巴巴地背出一句话,当然,这么文绉绉的,对大字不识的他来说,根本听不懂啥意思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李海棠差点笑喷,自带一剪梅的背景音乐,想象孙渣男的样子,她揉揉肚子,告诉自己要淡定,现在没时间嘲笑别人,毕竟她还不是个自由身。

    “就是娶了米粮铺子掌柜的闺女,孙寡妇的儿子很满意。”

    刘氏到底是个成年人,这句话,戏班子唱戏出现的频率高,她大体能听明白。

    “那新娘子啥样啊,你看到正脸了吧!”

    孙寡妇的儿子如此看重她,难道比自家侄女海棠还美貌?这个,刘氏有点不大相信。

    李海棠的相貌不像李家人,倒是和她死去的娘亲一般无二,甚至更美艳,就算穿着带补丁的衣衫,也难掩饰风华。

    按理说,这么美貌的闺女,早就应该议下亲事,可村里人家都很本分,思想守旧,觉得儿子若是娶个美貌的媳妇,把儿子弄得五迷三道的,和家人离心。

    再者李海棠细皮嫩肉,不像个能做活的,若是娶进门,就好比请进来一尊大佛,必须得供着,谁家也不愿养个吃闲饭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这娃子说话咋这么不干脆呢,你就说像谁吧!”

    刘氏急得跺脚,她实在是想听下文,奈何小柱子脸憋得通红,也找不到一句形容词,让她着急地直拍大腿,“例如,像我,还是像你娘,或者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像…………像俺爹!”

    小柱子歪着头,想了想,最后给了个肯定的结论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!”

    刘氏正在做吞咽动作,差点又被自己的口水呛到,她用手顺顺胸口,随后又掏了掏耳朵,以为自己听错了,大声道,“啥?像你爹?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