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看我这张嘴啊,说的是什么话!”

    孙寡妇连连摇头,用手轻轻地在脸上拍一巴掌,看着脸色如黑锅底的刘氏,转变口风,“换人可不行一厢情愿,你家秋菊愿意,说不得秦员外还看不上呢!”

    秋菊容貌秉性,样样不如李海棠,身段差强人意,秦员外是什么人,家里有银子,阅女无数,怎么也看不上一个普通的乡下丫头。

    孙寡妇的话,给了刘氏当头一棒,她刚刚还为自己闺女担心,现在,心里彻底凉下来。

    “滚滚滚,我们老李家的家事轮不到你一个克夫的丧门星掺和!”

    李老太太彻底被激怒,她得罪不起秦员外,得罪不起官差,还得罪不起一个寡妇?她往墙根处一看,抄起扫院子的扫把,就往孙寡妇身上招呼,“滚出去,滚!”

    孙寡妇躲闪不及,身上挨了两下,疼得她龇牙咧嘴,可她也不是省油的灯,扯着嗓子大吼,“乡亲们,快来看啊,李家老太太对外人撒泼了!”

    “死婆娘,看我不撕烂你这张嘴!”

    原本心里就憋着几分气,李老太太这下完全爆发,瞪了一眼愣神的刘氏,“还不赶紧过来帮忙!”

    刘氏一听,赶紧反应过来,婆媳俩一前一后,抄家伙追赶前面跑的孙寡妇。

    “李海棠逃婚了,李家老太太卖孙女,这回凑不齐银子,就要吃牢饭喽!”

    孙寡妇一边跑,一边大喊,顺便爆料,“李海棠看上我们家的孙兴,俩个人差点私奔,但是我儿子舍不得我……”

    反正孙兴是男子,又成亲了,根本不在乎名声,孙寡妇原来还比较同情李海棠,因此没和人说道,今儿是被逼的狠了,一股脑的全部抖出来!

    孙寡妇的嗓门太大,再加上李家闹的一出,村里人都在关注,几个呼吸的时间,就传遍李家村,原来,李海棠和孙兴之间,还有点什么。

    未成亲的女子,有胆子找人私奔,不管是不是真的,这名声是彻底坏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夕阳西下,天边一圈淡淡的烟霞紫,山间的风清凉,杂糅着花草的清香,还带着一丝寒意。

    李海棠在山里走一圈,收获不小,她用树枝编了一个小筐子,下面垫着一层厚厚的树叶,把一天的收获,全部放在筐里。

    除去草药,李海棠还采了点野果子,其中有山楂,只是这玩意太酸,又开胃,她只是尝尝味道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山上还有很多核桃和野板栗,收获的季节,物产丰饶,看来晚上她随便支起个火堆烧板栗,也能对付一晚了。

    山上潮湿,蝼蚁蚊虫多,李海棠找了一处干燥的石台,石台背后靠着一颗高大的松树,她琢磨晚上在树杈上窝着,总比下面安全,不然真遇见野兽,她怕来不及逃命。

    自己逃婚,李家肯定慌了手脚,耽误良辰吉时,没法子和秦家交代,说不得这会儿正在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不过,那关她什么事!没道理她牺牲自己去成全豺狼虎豹的的一大家子,就因为她没了爹娘,是人就可以欺负她和小弟?

    李海棠很失望,都说古代最在乎宗族,她从被卖开始,竟然没有一人为她说话,村里人也是看热闹的居多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