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李海棠故作赌气状,道“大伯娘,咱俩赶紧去,我倒是想知道,孙兴的娶进门的媳妇长相是圆是扁!”

    她心里却算起小九九,原身和孙兴私会过,记得孙家后院,有一处通往山上的小路,如果逃跑,没等跑出村子,就得被抓回来。她两条腿的,总没有四条腿的驴车马车跑的快。

    最好的办法,是先去山里躲一躲,找个相对安全的地方,然后趁着夜色掩盖,逃之夭夭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初步的计划,想跑首要的前提是,有银子。

    “肯定长相不如你,没准是个大饼子脸猪鼻子的,不然能嫁他们家?”

    刘氏哼了哼,很是看不起孙寡妇。这点,李海棠能理解,好人家的闺女,都不愿意选寡妇家出嫁,主要是一般寡妇守寡个几十年,性格上多少有点扭曲,最喜欢磋磨儿媳。

    “我也这样想。”

    李海棠连连点头,她对李家人有个大概的了解,刘氏虽然不怎么样,却比李家其余人好一些,至少没啥心眼,方便她套话。

    二人边说边走,刘氏一路絮叨,侄女李海棠要嫁人,就是大姑娘,人情往来等一些,也该了解了,她说起村里琐事,还叹息一声,“你娘不食人间烟火,你可别随了她。”

    秦家人口简单,秦员外都是半只脚踏进棺材板的人物,什么高堂早就不在人世,所以,李海棠嫁过去,主要目的就是讨好秦员外,多弄出点钱财,以防万一。

    李海棠没接话,原主的娘亲,虽然她不曾见过,印象里,却是个温柔的,知书达理的妇人,现在死者为大,她不能昧着良心来符合刘氏。

    李家村总共也没多大,走了半刻钟,人开始多了起来。掌柜家有家底,特地派了人在孙寡妇家门口发喜饼,小娃们得了零嘴,在前面跑闹撒欢,气氛欢乐的很。

    二人来晚一步,新娘子已经送入洞房,孙寡妇家门口贴着喜字,院中摆着席面,妇人们忙着上菜,孙兴意气风发,正在挨桌敬酒。

    “狗娃子,你给婶子瞅一眼,新娘子好看不。”

    刘氏抓到一个流着鼻涕的小娃,从兜里抓出一把瓜子,诱哄,“看到告诉婶子,这个给你吃。”

    一把瓜子,刘氏都是不愿意掏的,她肉疼得嘴角颤抖,看着递出去的瓜子,颇为舍不得。

    谁料,狗娃看了看瓜子,一脸嫌弃,做个鬼脸,扭头跑了!一把瓜子就想收买他跑腿?他才不傻,再说今天在孙家,瓜子随便吃,个个粒大饱满,可比刘氏给的要好的多。

    “这个不识抬举的小崽子!”

    刘氏吃瘪,当即叫骂一声,想了想,还是好奇心占据上风,摸了半天,才从口袋掏出一个铜板,找到稍微大些的小娃子,让他到新房去瞅一眼。

    米粮铺子掌柜的闺女,嫁个镇上人不好?非要跑到鸟不拉屎的穷乡僻壤,八成是看上孙寡妇儿子相貌。

    刘氏踮着脚,翘首以待,见到小柱子往回跑,赶忙问道:“小柱子,你看见新娘子了吧,长的咋样?”

    刘氏一脸八卦,眼神亮晶晶的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