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刘氏脑子一团乱,口不择言,“那秦员外,说不定被气一气,就两腿一蹬交代了,那让秋菊嫁过去,不就是望门寡?”

    当娘的,都希望女儿有好归宿,她心里的只有一个念头,秋菊不能被死老头子糟蹋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想啊!”

    李老太太火气很大,用秋菊顶替,是自己的一厢情愿,秦员外那边未必能答应,对方认准了李海棠,可不是那么容易糊弄过去的。

    “对了,娘,咱们抓住金琥那小崽子,就不信李海棠不回来!”

    关键时刻,刘氏终于聪明一把,想起侄女说过的话,唯一放心不下的,就是亲弟弟李金琥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个屁!”

    说起这个,李老太太气个倒仰!之前为了威胁李海棠,把李金琥送到刘氏的娘家看管,结果刘氏娘家人根本不上心,让小崽子跑了回来,等李海棠上马车,李金琥就消失踪影。

    李老太太仔细一想,心凉半截,种种迹象表明,姐弟二人是串通好的,不然哪有那么多巧合,他们都被骗了!

    归根结底,就是刘氏娘家人疏忽,连一个小崽子都看不出,全是没用的废物!

    婆媳俩焦头烂额,面对门神一样的官差,不敢多言,只能聚在一起想办法。

    李海棠逃婚,村里人第一时间得到消息,竟然感到欣慰,他们心里对李家的行为看不上。

    爷奶叔伯,明明是最亲近的人,却是一帮虎狼亲戚,抢了家财还不算,还要逼死姐弟,什么世道!

    “哎呦喂,明明是大喜的日子,咋就来了官差呢!”

    孙寡妇和刘氏有仇,第一时间来看热闹,儿子孙兴成亲,家里有丫鬟做活,她这么多年的苦日子总算熬到头,苦尽甘来,平日没事就和村民闲聊,听着对方套近乎,心里别提多美。

    她年纪轻轻死了男人,那没什么,关键是儿子争气!孙寡妇想到此,自动忽略了儿媳那虎背熊腰的身材。

    “孙寡妇,你来干啥!”

    仇人相见,分外眼红,刘氏马上被激发起战斗力,拍了拍胸口的尘土,讽刺道,“还没恭喜你得了个有福气的儿媳妇!”

    所谓的有福气,完全是调侃,自从孙兴成亲,孙寡妇已经连续买了两次粮食。

    村里人猜测,米粮铺子掌柜的闺女,是个饭桶,一顿要吃上十几碗的大米干饭。

    实际上,猜测八九不离十,人家能吃,好歹是掌柜的闺女,还是米粮铺子的,从来不缺一口吃的。

    嫁到孙家,吃粗粮,孙兴媳妇不习惯,两口子为此闹了一场,最后,以孙兴鼻青脸肿告终。

    现在,刘氏戳中孙寡妇的痛处,孙寡妇索性也不要脸皮,怒道:“那也不如你家秋菊有福气,将来能做员外夫人呢!”

    李海棠逃婚,秋菊补上正好,不然,李家无法和秦员外交差,若不吐出秦员外先付的那一笔银子,就得全体吃牢饭。

    一旁的官差虎视眈眈,刘氏吓得哆嗦,她一个村妇,何时见过这等阵仗!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