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李家众人什么德性,阮氏心里明白,只要自己一去,姐弟二人没办法支撑门户,以后就得过寄人篱下的日子。

    “娘把从外祖母那边带出来的镯子卖了,在县里,换了一套小院子,她怕咱俩被赶出来,没个安身之所。”

    李海棠要嫁人,阮氏也有此考虑,在房契上写了李金琥的名字,又把最贵重的玉佩,给了闺女。

    对于此,原主并不知情,但是李海棠心里没有一点的不舒服,只感叹阮氏这个做娘亲的良苦用心。

    “姐,小院子里有米面,前段我下了大白菜的种子,省着点,也够吃了。”

    在县里,家家户户的院子都不大,李金琥很会过日子,他想抓母鸡养,可惜县里和村里有一段距离,他抽不出时间喂鸡。

    阮氏一走,李金琥就知道李老太太肯定得起幺蛾子,所以被送走,他也没吭声,正好大伯娘刘氏的娘家,和县里小院子距离近一些,他就想着先布置好,再带着姐姐逃离李家。

    到底是年岁小,再怎么表现的机灵,也是个孩子,考虑不那么周全,李金琥根本不晓得自己的姐姐投缳,李海棠换了一个芯子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院子的地点,除姐弟二人,没有谁知道,非常安全,李海棠本以为以后的日子难免要居无定所,现在有个住处,真是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“姐,那我就在县城等你。”

    李金琥看着自家的院子被占领,眼里流露出一抹恨意,若不是这些人压榨爹娘,爹娘也不会这么早地离开人世。

    现下,爹娘尸骨未寒,这些所谓的亲人,迫不及待地上门,占房子,占地,又逼迫她姐嫁老头子,一点点吸干他们的血肉,他现在还小,可心里却憋着一股劲,这仇,他一定要报!

    “金琥,别担心姐,姐好歹比你大几岁呢,而且我带了匕首,伤药,还有银钱,最多几日,我就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李海棠摸了摸李金琥的脑袋,有点心疼这个小娃,年岁还小,就要承受这么多的打击,她以后一定好好照顾他,为原主尽到责任。

    “干啥啊,说起来没完没了啊!良辰吉时,再不出门,咱们可没办法交代了!”

    姐弟二人才说了几句话,门外的秦家下人已然按耐不住,大声催促,两个婆子挤进门,一左一右,左右夹击李海棠,直接把人塞到马车里。

    李海棠感觉到光线一暗,眯着眼睛,好半天在适应马车内的黑暗,她撩起盖头,看着车内的一切,紧锁双眉。

    马车的车窗紧闭,拉着厚厚的帘子,遮挡住窗外的光,在车凳前方有一个小几,上面摆放着茶壶茶碗,还有一盏昏黄的煤油灯。

    车内一切布置以大红色为主,四周的窗纱缀着流苏,贴着大红喜字,显得颇为喜庆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小崽子,你咋来了?”

    “哎呦呦,李家二房的姑娘要赶在热孝里成亲呢!”

    车窗外,一片嘈杂。村里人并没有见过多少世面,前几日孙寡妇的儿子孙兴娶了米粮铺子掌柜的闺女,对方陪嫁一个丫鬟,这在村里人眼中,就是难得一见的大场面了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