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刘氏摸了摸下巴,看着自家侄女不像闹事的人,一双眼睛却明亮狡黠,直达人心底,顿时让她窘迫起来。

    李海棠眼瞅着就要出嫁走人,可不能在这个紧要关头节外生枝。

    “那个香料,我和你大伯用了点,一共也不多……”

    刘氏脸红解释,其实还有一些,只不过成亲多年,她第一次这么痛快,就和做大姑娘的感觉一样,好不容易享受一回,让她交出香料,她决计不肯。

    “大伯娘,都说女子出嫁,身上得留着银钱傍身,我一个铜板都没有,总觉得不自在。”

    李海棠身上只有她娘留下的信物,那东西值钱,可是却不能轻易出手,不然很难到外祖母那认亲。

    时间紧迫,她开门见山,目的只有一个,要钱。

    家里的经济大权,在李家老太太手里握着,然而刘氏这个人会钻营,没少拿秦家的好处,手里肯定有积蓄。

    “我没……”

    刘氏刚要张口,就被李海棠打断,“大伯娘,我知道你背着奶,还藏着银子,我也不多要,给我五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李海棠一张口就是五两,这是刘氏的极限,多了,宁可撕破脸,刘氏也不会给。

    “三两,五两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刘氏肉疼,儿子娶媳妇,全是家里给银钱,可闺女就不一样了,手心手背都是肉,秋菊出嫁,她做娘亲的没大本事,压箱底的银子却少不了。

    “五两,大伯娘,一个铜板不能少。”

    原本,李海棠只是试探,见刘氏竟然讨价还价,心中有了计较,五两银子,刘氏一定能拿得出来。

    “大伯娘,你想想,若是奶知道你私藏了银子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一半,留一半,剩下的含义不言而喻,李海棠最喜欢用手中把柄威胁人,出一口恶气,不坑刘氏坑谁!

    “快点,都利索点,别耽搁了咱们员外娶亲,不然让你们吃不了,兜着走!”

    门外嘈杂,迎亲的马车来了,秦员外偶感风寒,没有亲自来,而是派来一个下人代劳。

    “好好,但是这事,你得烂在肚子里。”

    大喜的日子,若是因为她破坏了,刘氏就成了李家的罪人,她根本不是怕李海棠说出去,而是担忧横生枝节,问题出在她身上,是要倒大霉的!

    手里全部加一起约莫有八两银子的私房,刘氏全部带在身上,她左思右想,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犯事,只好不情愿地从袖兜掏出荷包,数了五两碎银子,塞给李海棠。

    刘氏心里很不舒坦,一来是心疼银子,二来是没想到被侄女李海棠算计了一把,在她心里,侄女就和她那老实巴交的爹娘一样,被欺负也是不吭声的。

    “大喜的日子,你板着一张脸给谁看呢?”

    李老太撩开帘子,进门就见刘氏一张苦瓜脸,当即大怒,万一这模样出去被秦家下人看到不好,平白添了晦气。

    “娘,我是舍不得海棠。”

    刘氏揉了揉眉心,也没空心疼那点银子,怕被精明的婆婆看出端倪,为自己辩解道,“海棠这一嫁人,就该轮到秋菊,我这当娘的……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