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一转眼到了九月十三,黄道吉日。

    天还不亮,李海棠就被刘氏叫起,接着房间里来了两个婆子,直接把她脱光扔进浴桶里,里外里洗了三遍。

    李海棠很是羞耻,无奈胳膊拧不过大腿,配合婆子,还能少受点罪。

    “海棠啊,你别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趁着两个婆子出去交差的空子,刘氏端着一碗糖水鸡蛋进门,小声地道,“秦员外在镇上是有头有脸的人,不可能被戴绿帽子,所以必须要检查是不是完璧之身。”

    想到刚刚婆子的动作,李海棠差点骂出口,她现在是砧板上的鱼肉,任人宰割,完全没有反抗能力。

    李老太太答应她,出嫁这一天,会把小弟李金琥领回来,根本就是忽悠,到现在,她还没见到小弟的面。

    刘氏看侄女脸色不好,继续安慰,“做买卖也是要钱货两讫,不就是被验身,也没啥。”

    李海棠彻底失去耐心,也懒得周旋,直截了当地道,“大伯娘,女子出嫁都有嫁妆,我的嫁妆呢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刘氏勾了勾嘴角,说的好听是出嫁,本质上是买卖,家里当然不会给李海棠准备嫁妆,她身上的绣鞋,嫁衣还是秦家婆子送来的,李家连个鸡毛都没准备。

    “你嫁到秦家,啥好的没有,穿绫罗绸缎的衣裳,绣着好看的花样子,咱家就算出了陪嫁,带出去也是丢人现眼。”

    刘氏很快反应过来,找到托词,心想赶紧把李海棠嫁出去,以免她还占着一间房,房间收拾出来,给自家闺女秋菊当出嫁之前的闺房。

    “那许婆子送我的小包裹呢?”

    对于李家众人的反应,李海棠一点不惊讶,心底冷笑,她现在能拿一点是一点,昨天听大伯叨咕,那两盒伤药,至少值几两银子。她逃跑进山,伤药这些东西必须要准备着。

    两日时间,李海棠不是一点没动作,她偷到一把匕首,随身带着火石,草纸,还有一点点灶间偷来的盐巴,全部塞到袖兜,若是能有伤药,基本上具备野外求生条件。

    其实,如果是到镇上再逃跑,也不是不可以,只是一来,大红喜服明显,估计很快被抓,再者出了村子,就代表嫁人,即便是她并不看重名节,却也不想没来由的恶心自己。

    “这个给你拿着。”

    东西都被刘氏偷摸克扣,那块红绸缎,已经被她做成了肚兜,昨夜点着熏香,和自己男人很是恩爱了一回,心里还估摸许婆子的私藏好用,说不得她还能老蚌生珠。

    被滋润了,心情不错,刘氏掏出一个伤药的小盒子,递给李海棠,“这个可拿好了!”

    “大伯娘,许婆子给的东西,你是不是私吞了?”

    李海棠眸子暗了暗,突然想到了什么,她微微一笑,声音不软不硬,还带着点威胁的意思,“若是我告诉奶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别……”

    刘氏眼皮跳了跳,按照李家老太太那抠门的性子,得知自己藏私,还不得让她滚回娘家,眼瞅着日子好了,她千万不能在这个节骨眼,被人揪到错处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