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从许婆子家出门,刘氏小心翼翼地捧着包裹,二人直奔李家。出来的时辰太久,一转眼到下晌,家里得准备晚饭,全靠刘氏上灶。

    走在乡间的土路上,村里家家户户升起炊烟,飘来饭菜的香气,小娃们扎堆,三五成群地笑闹,宁静而安逸,让前世忙忙碌碌的李海棠,感受到平淡的美好。

    “海棠啊,过了今儿还有两日,九月十三,黄道吉日!”

    可惜,总有人蹦跶出来破坏气氛,刘氏用手摩挲着包裹,喜气洋洋,“我看你脖子上还有青紫的勒痕,许婆子给的药膏刚好用得上,洞房花烛,可别让秦员外不痛快。”

    李海棠在心里默默竖起一个中指,心浮气躁,距离出嫁还有两天倒计时,可恨她穿过来的日子太晚,只有机会在村里走一圈,还没规划好逃跑路线。

    没见到小弟,没有银钱,各方面都是问题,根本就不具备逃跑的条件。

    若是强行跑出去,说不得被人牙子拐卖,看她颜色好,卖到花街柳巷,那才真是个大写的悲剧。

    “大伯娘,我小弟被奶送到哪里去了呢?”

    李海棠还是抱有一丝希望,想在刘氏这边打听点消息。

    “说是送到亲戚家了,咋的都是李家的子孙,不会亏待了,你就安心出嫁吧!”

    也不晓得刘氏是真的不知情还是敷衍,李海棠拿不准,不过小弟李金琥的处境的确比她好一些。

    刘氏说的没错,自家爹爹一死,小弟就成了独苗,李老太太是个重男轻女的,把她当根草,却不会对李金琥咋地,最多是寄人篱下,吃不饱穿不暖,到底不会有性命之忧。

    李海棠觉得自己应该调整下计划,只要嫁到秦家,就没好果子吃,不用指望李家人对她有半点看顾,出龙潭,就入虎穴,什么吃香喝辣的好日子,她都未必有命享福。

    目前最重要的,是在成亲之前逃跑,等她稳定下来,找到地方落脚,再想办法接回小弟,总归不能让他留在李家受罪。

    一进李家的院门,李海棠就感到扑面而来的压抑之感,李老太太面沉似水,正在院中叉腰站着,见到二人,开口便骂,“还知道回来?出去一天,难不成去孙寡妇家喝了喜酒?”

    “家里都是活计,让我一个老太婆做?刘氏,我得和老大说道说道,不行就把你送回娘家!”

    卖了李海棠,家里就有银子了,李老太太心里有底,觉得给自己儿子找个十八的黄花闺女都成。

    刘氏抖了抖袖子,唯唯诺诺,心里委屈却不敢和婆婆大声说话,嫁进李家,一直过苦日子,好不容易要发达了,要把她赶回娘家,门都没有!

    别看老太太彪悍,能活个几年?她现在忍了,以后李家可是她的天下。

    “奶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海棠蔫头耷脑,打个招呼自动进门,还有两天,时间紧迫,至少得弄点银钱,不然出去两手空空,走不出李家村。

    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,原主闹着投缳,已经打草惊蛇,李家众人轮班看守,对她下了一番功夫,成亲前的两日,她连出门的机会都没有,偷银子也成了妄想。

    李家的银钱都锁在箱子里,只有李家老太太手里有钥匙,而且是挂在脖子上的,李海棠连个近身的机会都没有,去个茅厕,都有人看守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