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刘氏点点头,心里合计许婆子是不是有啥毛病,五十两啊,真金白银,不换银子,一本破册子,沾了水马上一文不值,她虽这么想,却没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海棠啊,你就在这看。”

    许婆子看了一眼一惊一乍的刘氏,心里很是瞧不起,她没应声,而是把册子塞到李海棠手中,挤眉弄眼。

    这年头,平头百姓人家是买不起书的,村里人大多都是大字不识,认不得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李海棠对册子里的图有点好奇,她自我安慰,就是了解一下古人的绘图水平,结果这么一看,顿时就被吸引。

    男女体位,表现的淋漓尽致,下面还有小字作为注解,特别是两人云雨的那种表情,都特别的贴合实际,让她感到震惊。

    “啧啧啧,难怪这么贵,这汉子那活儿咋这么大呢?”

    刘氏伸着脖子,在一边跟着看,到底是成亲有娃的妇人,脸皮厚些,一边看,还要评论几句,听得李海棠直翻白眼。

    片刻后,许婆子从门外进来,手里还提着一个小包裹,神神秘秘地递给李海棠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坏事没少干,许婆子最近身子每况愈下,深怕自己哪天早上起不来,两腿一蹬,见了阎王。

    许是在秦员外手里赚不少银钱,亦或是良心发现,许婆子头一次大方,还让李海棠赶上了。

    “许婶子,这是啥?”

    刘氏看包裹的布料,竟然用大红的绸缎,而且还是不小一块,若是能做个肚兜穿在身上,滑滑的贴在皮肤,一定舒服得很。

    “这个给海棠,成亲后总能用得上。

    许婆子打开包裹,里面有几个花花绿绿的小盒子,上面雕刻着花纹,一看就不是路边的便宜货。

    “这个小扁盒,里头的药膏,洞房花烛夜用得上。”

    许婆子说得很隐晦,但是刘氏是过来人,当即听明白了,这种药膏有秘制配方,一般人家买不到,而且价钱不便宜。

    女子都要经历那么一回,很少有人在意,但是刘氏不同,她是吃过苦的,盘算这小盒子的东西,她要占为己有,将来刚给闺女秋菊做个陪嫁。

    “这几盒是跌打损伤的药膏,轻轻涂一层,第二日红肿就会褪去。”

    秦员外有点特殊的癖好,喜欢虐打女子,不然也不会得了那样的名声,狗改不了吃屎,想要扭转性子不可能,李家把李海棠当做一根草,决计不会准备这些。

    “最后这个是香料。”

    前两样东西,只要花点银子还是能买到的,而最后这个香料,有价无市,是许婆子多年的存货。

    香料来自西域,有助情的功效,而且让女子变得容易受孕,秦员外那年岁,说不得什么时候两腿一蹬,若是没留下后,所有的家产都得充公,李海棠一个小娘子,年纪轻轻做了寡妇,娘家也容不下她。

    尽管许婆子说了很多,李海棠没一点感激的意思,皮条都拉了,良心让狗吃了,现在又反过来做好人,真不懂这人什么脑回路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